Thursday, 6 November 2014

《金瓶梅》英译足本问世

《金瓶梅》英译足本问世 4千多尾注呈明代世情

(南早中文网讯)美国现年80岁的芝加哥大学教授芮效卫,花费了将近40年的时间,将上世纪50年代从南京旧书店获得上的足本《金瓶梅》,翻成了英译本。这套英译本,共有五册近3000页,和4400多个尾注,被西方出版界誉为巧妙地呈现了一部内容丰富的明代风俗百科全书式小说。
据美国媒体《纽约时报》报道,芮效卫之前只见过一个不完整的英文译本,书中出现过于淫秽的描写时,该版本便适时地转用拉丁语。但在毛泽东于此前一年掌控中国后,紧张的老板们丢弃了道德上及政治上可疑的物品,该书——一本古代的中文完整版——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机会读一些色情的东西让我感到非常激动,日前,芮效卫在电话中回忆说,但我发现,这本书的其他一些方面也很有趣。现年80岁的芮效卫是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中国文学荣休教授。

《金瓶梅》创作于16世纪晚期,讲的是一个腐败商人发迹和衰败的故事。在毛泽东统治时期,只有政府高官(他们奉命研究有关王朝时代腐败的描述)和经过挑选的学者才能看到未删节的版本。如今,尽管很容易在中国网站上下载这本书,但仍然很难找到完整版。

不过,学者们急切地补充道,《金瓶梅》的内容远不止是性爱。这是中国第一部与神话或武装起义无关的长篇小说,它关注普通人和日常生活,记录了衣食、家庭风俗、医药、游戏和葬礼的微小细节,还提供了几乎所有东西的精确价格,包括各级官员行贿受贿的数额。

芮效卫说,这本书对一个道德败坏的社会进行了异常详细的描述。

芮效卫花费了将近40年的时间将完这部足本《金瓶梅》翻成了英文,这项工作最近刚刚完结,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出版了第五册,也就是最后一册——《死亡》(The Dissolution)
小说家斯蒂芬·马尔什(Stephen Marche)上个月在《洛杉矶书评》(The 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发表文章,称赞芮效卫巧妙地呈现了一部内容丰富的明代风俗百科全书式小说,他总结道,译本具有好莱坞式的风格,就像·奥斯汀(Jane Austen)与赤裸裸色情描写的结合

追随芮效卫的读者们也有同样感受。芮效卫的博学多识也让做学术的同事们肃然起敬,他似乎对所有文学典故和文化细节都作了注释。

同样,普通读者也需要一定的执着才能读完五册图书,因为该书的篇幅(将近3000页)堪比普鲁斯特(Proustian)的作品,人物阵容(有800多个人物)堪比德米尔(DeMille)的电影,还有类似《尤利西斯》(Ulysses)的平凡细节描写,更别说芮效卫添加的4400个尾注,这些尾注的范围与准确度可与纳博科夫(Nabokov)笔下那些痴迷考据的学者一比高下。

尾注的内容包含小说中一些往往晦涩难懂的文学典故,并有关于使用凤仙花及蒜汁染指甲的方法的深入阅读建议,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明代俚语,芮效卫骄傲地指出,连母语是中文的学者都不知道这些俚语的意思。

芮效卫表示,他的翻译工作始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克莱门特·埃杰顿(Clement Egerton)1939年的英文译本出了一个修订本,把译成拉丁语的淫秽内容转译成了英语。但是,芮效卫说,这个版本仍然省略了许多出自中国古诗和散文的引文,比原文少了很多韵味。

所以,他开始把每一个引自较早中国文学作品的句子都抄在卡片上,最终累积了几千句;为了找到引语的出处,他还阅读了已知的曾在16世纪末流通的所有文学作品。

译本第一册于1993年出版,受到了广泛好评;第二册在漫长的八年之后才出版。一些同事敦促他加快进度,减少注释的量。有一次,一个中国网站甚至报道称,他已在工作时死亡。

即将完成最后一册的时候,芮效卫被确诊患了卢·格里克病(Lou Gehrig's disease),所以也排除了任何出精简版的可能性。他的芝加哥同事余国藩(Anthony Yu)在翻译另一部明代长篇经典小说《西游记》时曾采用这种做法。余国藩的译本备受赞扬。

《三体》英译本登陆美国

这才是软实力 中国最牛科幻《三体》英译本登陆美国

《三体》及第二部《黑暗森林》英译本封面。 (南早中文网制图)
(南早中文网讯)曾在中国掀起科幻小说热潮的刘慈欣名作《三体》英译本即将登陆美国,第一部英译本定于11月11日在美国正式发行,而第二部《黑暗森林》的发行日期则定于明年7月7日。
《三体》英译本由麦克米兰(Macmillan)旗下的Tor Books出版,英文书名定桉为“The Three-Body Problem”,第一部印数15000册,精装本定价19.25美元,Kindle电子版定价12.99美元。
该系列译者是现居波士顿的美籍华裔作家刘宇昆(Ken Liu),他本人也是非常成功的科幻作家,曾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两项世界科幻小说大奖。
南早中文网登陆亚马逊网络书店发现,该书的预售页面上,许多已经读过英译章节的美国读者对该书大加赞扬,纷纷打下五星的高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负责校对《三体》英文翻译的Tor Books图书编辑利兹•高瑞斯基 (Liz Gorinsky)说,正是因为该系列小说受到来自美国人和中美科幻作家的强烈推荐,才引起了Tor Books的兴趣。她说,这部小说的内容与美国科幻小说有很大不同,同时译文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文化视角。
《三体》系列讲述地球文明与来自半人马座的三体文明博弈、对抗的故事。开篇即从上世纪60年代的文革背景切入,而后将两种文明内部的背叛、外部面临的生存危机逐一展开,时空又蔓延至未来数百年。
刘慈欣解释说,三体这个词借自物理学,三体指的是太空中的两个物体以一种可预测的方式互动,因引力作用而绕着彼此转动。但当第三个物体被引入后,物体之间的互动会变得更为复杂。
该书中文原版在中国持续热销,是中国当代科幻小说作品里不多见的成功之作,总销量预计突破百万册,而其App也在苹果App Store中国区的图书排行榜上位居前列。

Sunday, 28 September 2014

天安门新导视牌上岗,英文翻译微调

记者: 金可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14年09月28日 08:10 
 
昨天凌晨,天安门地区启动导视系统改造工程,首批将安装80余块导视牌,包括全景导览图、警示牌、指示牌等。此次安装是天安门地区近年来首次集中安装统一制式的导视牌。

  现场:连夜安装不影响参观
  昨日凌晨,首批导视牌运抵天安门,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连夜安装。为了不影响游人参观,所有的安装工作都要赶在夜间进行。
  拆掉包装,金红两色的指示牌露出真容。“真大气,漂亮!”有人赞叹。首批运抵的导视牌都是设置在城楼上的,为与周围环境统一,牌体设计专门采用了城墙红和金色搭配。
据了解,这些牌子分为1.4米、2米、2.4米、3.2米4个高度。一般来说,高牌设置在客流量大的室外,室内则安装2米以内的牌子。
  部分新导视牌相较以前的牌子多了图像指示。比如“请勿摄像照相”牌子上,以前只有中英文字,现在则增加了一个照相机的小图标。在一些大型导览图上,重要景点也在文字基础上增加了简图标识。

  风格:色彩与周边景观更统一
  新安装的导视牌内容大约有30种,分为提示类和指引类,比如指引类的有“参观天安门城楼存包处”、“故宫、天安门方向”,提示类的有“禁止通行”等内容。
  首批导视牌的摆放位置包括天安门城楼、天安门到端门间区域、天安门广场、广场东侧路、城楼前的长安街便道,以及四个地下通道口。其中,包括11 块大型全景导览图,将替换掉现在的蓝色全景导览图。地下通道口将安装17块镶嵌式指示牌,最长的牌子可达11.6米。重要景点的标识将按照由近及远的顺序 对游客进行引导。部分广场导视牌还将采用生根预埋的方式打入地下。
  更换后的导视牌风格将与天安门地区整体更加和谐统一。据介绍,安装在天安门城楼及院内的导视牌都采用的是城墙红边框、香槟金立柱、黄铜色面板的设计,与周围城墙景观融为一体。
  广场上的导视牌则采用星光银的立柱、紫铜色边框、电镀香槟金的面板。与广场青灰色地砖和天空色更好地融合。
  地下通道的大型导览图则采用金色面板、紫铜色边框、银色底板,上面各重要景点的图像都是朱红色简图,醒目亮丽。

  规范:英文翻译将做微调
  据天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天安门地区导视系统改造于今年年初启动,新导视牌将给游客带来更清晰、准确的旅游导览效果。
  新导视牌的英文翻译也有所调整。比如,“请勿摄像照相”,以前是“No photography”,现在则变为“No videoing or photography”。还有像中国国家博物馆,以前翻译为“The National Museum of China”,现在则直接改为“China National Museum”。

  质量:抗锈抗风不易褪色
  据介绍,天安门地区多年前曾做过一批导视牌,后来陆续又增加了一些,多年风雨侵蚀对牌体损耗明显。
  施工单位介绍,相比以前的牌子,新型导视牌都是框架式的,采用了腐蚀填漆和纳米涂层技术,面板可更换,材质更加抗锈、抗风、抗紫外线,不易褪色、不易留下指印,使用寿命更长。
  仅从外观上看,记者注意到新牌子的柱体比以前的要粗很多,如成年男子的手臂般粗壮。牌面字体,以前的是平面贴膜,很多字体上已经有一道道划痕,新牌子则是腐蚀填漆技术,字体是凹陷的,呈立体感。
  据介绍,这些立地式的新型导视牌重量都在100公斤以上。仅下面的铸铁配重就在100公斤左右。牌子整体可抗10级大风。
  新型导视牌制作难点很多,其中最难的是全景导视牌的地图,受腐蚀填漆技术的局限性,很难做到多色同填,所以在原有基础上,糅合了丝网印刷等较新工艺,最终百分之百实现设计效果。
  仔细看还能发现,这些新导视牌上没有钉子。制作单位解释说,为了防锈及抗风抗外力破坏等,每个立柱上的两个连接件都是车出来的,吻合度更高,与牌子形成一个实体,不容易破裂。 

Thursday, 19 June 2014

【汉译英】 Bad examples of Chinese-to-English translation

Source: <http://www.buzzfeed.com/nataliemorin/chinese-signs-that-got-seriously-lost-in-tranlsation>.


 Below are some examples of bad translation. You may want to laugh at them, but is more useful to analyse the cause and effect of these silly attemps from a some theorectical perspective.
 

 01. “A fire distinguisher" or "a grenade"?


 02.

03. A live seabass or crap?

 04. Antepartum heart rate monitoring or fetal heart custody?

 05. Is 'slut' Japanese for 'slur'?

 06. 'Caution! Wet floor!' or 'carefully fall down'?


 07. 'Caution! Area unders constuction' or 'someone is being executed'?


08. 'Theme park for ethnic cultures' or 'a racist park@?


 09. 'Don't drink and drive' or 'do drink and drive'?


 10. 'Checkout point for dried food'?


 11. "Keep off the drass"?


 12. “Lab! Staff only”?


 13. A pool or poo?


 14.



15.


 16.

17.


 18.


 19. 这是爱迪生说的英文吗?


 20.



 .

Monday, 9 June 2014

Professor Ning Wang: Translation and the Relocation of Cultures




Published on 3 Jun 2013
Lecture by WANG Ning, Professor of English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Tsinghua University

Starting from Homi Bhabha's theory of cultural translation, this paper argues for the central importance of translation in relocating cultures.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culture is characterized increasingly by diversity rather than homogeneity. Translation has played a dominant role in this process, and not just in a linguistic sense. If the large-scale project of literary and cultural translation in China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brought Chines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closer to the world mainstream, the same has happened with respect to scholarship in more recent decades. But whereas the former project was realized at the cost of the "overall Westernization"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the ambition of the latter is to enable Chines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to contribute more substantially to global culture and world literature. This paper calls, accordingly, for putting more emphasis on translating from Chinese into the major world languages with the aim of "relocating" global cultures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ongoing remapping of world literature.

WANG Ning is Changjiang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English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nd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nd Cultural Studies at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Zhiyuan Chair Professor of Humanities at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In addition to numerous books and articles in Chinese, he has authored two books in "English: Globalization and Cultural Translation" (2004), and "Translated Modernities: Literary and Cultural Perspectives on Globalization and China" (2010). He has also published extensively in English in many international journals.

April 29, 2013

    Tuesday, 27 May 2014

    【Q & A】 何谓 foreignization和 domestication?



    关键词CSIs, domestication, foreignization, sense, reference

    学生675796; 712806
    老师Dr. Youxuan Wang, University of Portsmouth
    时间 Tuesday, 2014-05-27


    学生
    老师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  为什么把黄河翻译为“the Yellow River” 就是用domestication的方法; 而把长江翻译为“the Yangtze River” 就是用foreignization的方法?
    老师
    翻译CSIs时,总的来说是有两个不同的方法:Domestication foreignization。所有的地理名称都是CSIs。这样,黄河长江的译法也离不开这两种方法。


           Domestication 有两种。
         a)是采用TL已经现存的对应名词来表达。如,中国人称为银河金星月亮太阳的天体,英文已经有了不同的名称,即‘the Milky Way’ ‘Venus’‘the Moon’‘the Sun ’, 我们拿来用就是。

            (b) 按照TL的词法和句法规则,用TL中已有的词汇,构造一个新词。譬如,英语里原来没有‘the Yellow River’这个词,现在,这个词被造出来,而且是用英语的常用词构方法构成的。


           Foreignization 常见的方法也有两种:

          (a) 保留原文的某些外国语特征 (如发音),长江上游称为’‘扬子江 早期的传教士就按照中文的发音称之为‘the Yangtze’了。‘Yangtze’这个字,原来不是英文字。对英美人来说,这个字是属于异域文化的。

           (b) 有时SLTL对同一事物都有不同的名称,而不同名称又表达了不同的含意。如,中文银河与英文‘the Milky Way’所指称 (reference)的是同一个天体,但中文和英文的字面含意 (senses) 是不同的。如果英译者只想把银河的字面含意表达出来,而把这个名词译为‘the Silver River’,这样,熟悉'the Milky Way' TT 读者就会感到,'the Silver River' 是一种异域文化的东西。


    学生
    老师 ,那是不是就是说,只要站在翻译者的角度看就好,中译英就是从中国文化出发。如果翻译出来的内容和中国文化有关系的,那就是domestication,而英译中也是同理,对吗?
    老师
    不是站在翻译者的角度来看,而是要站在 TL reader的角度来看。汉译英的TL reader所属的文化,是西方文化。从他的角度来看,把银河译为‘the Silver River’就是异域化 (foreignization), 把它译为‘the Milky Way’就是本土化(domestication)。(当然,就银河这个词而言,没有人采用foreignization的方法。)


    学生
    刚才讲的是中译英。英译汉呢?
    老师
    在英译汉里,也有 foreignization domestication 的区别。

          譬如,把 ‘the Mediterranean’译成地中海,把 ‘the Black Sea’译成‘黑海’,把‘Oxford’译为牛津,都是用中文的习惯构词方法把西洋地名中的字面senses 表达出来,让熟悉中文的 TT读者感觉直观、易懂,这种方法就是本土化的译法,也即 domestication

          相反,把‘Australia’(字面意思是南方的)译成澳洲,把‘London’(来自古英语‘lowonida’, 意思是 ‘river too wide to ford’(难以渡过的大河))译为伦敦。把‘the Amazon River' 译为亚马逊河,则是用 'foreignization'的方法。音译法所取的汉字,不表达任何汉语TT reader 所能理喻的 sense ,它只是姑且借以指示 reference。不懂英文的中国人谁能从字里体会出‘austra-’的字面sense方的呢?但是,你却知道‘澳洲’指的是南半球上存在的一个国家。

            因此,到底是 foreignization,还是 domestication, 这要从 TL 读者的角度来感受。


    学生
    我似乎明白了。谢谢老师。